抖音版黄片

真要这样?

次日早上,公孙度听完张英的建议,心头有些方。虽然咱当年确实抢了人家老婆,但是实际上并不算啊!毕竟都没有成亲,连纳采都没到。

这还不算什么,问题是早餐过后,离开的时候,公孙度看到了张英眼底的促狭,让他有种那个什么的感觉,实在是不美。

可是……

“陛下!”

诸葛亮所在小院门口的士兵看到他,慌忙拜道。

朕怎么到这里来了?

公孙度心底有些奇怪,还有些说不出来的感觉……总之,最后他还是点点头迈步走进了小院。

辛毗从屋内出来,正好看到公孙度,忙拜道:“陛下!”

“不必多礼。”

说着,公孙度还亲自上前将其扶起,不管怎么说都是泰山不是。

“谢陛下!”

清纯美女露香肩美拍图片好静谧

公孙度淡淡一笑,问道:“怎么样?还是不吃东西?”

辛毗无奈的点点头,道:“一心求死,如之奈何!”

公孙度一顿,道:“嗯,朕知道了。”

“你们都退下吧!”

“是,陛下!”

辛毗退走。

公孙度又朝典韦示意,见其退到一边,方才推门而入。

“才一天就孱弱了这么多?”

屋内,诸葛亮的呼吸明显比昨日轻缓了些。公孙度仔细打量,发现诸葛亮双颊更有几根手指印,衣襟也是有着斑驳的水迹,顿时明白刚才辛毗前来是为了给诸葛亮喂水。要不是这样,怕是……

“咳咳!”

诸葛亮丝毫不动,眼皮都不眨一下。

公孙度见此,也不灰心,低声道:“不知孔明可还记得昔日襄阳黄菲?”

“嗯?”

诸葛亮蓦地张眼,声音虽小,但却十分有力的说道:“是你!”

“不错!”

公孙度嘴角勾起一抹笑意,此时他真想知道诸葛亮还是否起得来。

“你……”诸葛亮当真想起来打人,只可惜刚动弹了一下就后继乏力,又跌落了回去。

“哈哈哈~”公孙度见状不由大笑起来,眼角更是有泪珠洒落。可见,有多么的可笑。

“你……”

诸葛亮气急,张口欲骂,结果一口气上不来,眼前一黑,晕了过去。

“咦?”

公孙度察觉到不妙,忙上前探了探鼻息,感觉还有气,方才松了口气。

又看了看昏过去的诸葛亮,公孙度想了想还是退了出去,只是对重新站到身后的典韦吩咐道:“让医生过来看看,别让诸葛亮死了。另外,着人熬些易食的清粥,送到这里,待会儿用得上。”

“是,陛下。”

用不用得上,典韦并不关心,他只知道听命。

另一边,刚离开没多久的辛毗听闻命令,心头不由满是诧异:诸葛亮当真从了?可是……有这么简单?那为何昨天……难道……

辛毗隐隐想到当年听到的一件隐秘,不免觉得或有关联,但是他是绝对不会说出去的。

医生来得很快,稍微费了点功夫就将诸葛亮救醒,先喂其喝下汤剂,然后才又喂其喝下了粥食。

又休养了大半日,诸葛亮终于恢复了些许体力,虽然还不能有太大的动作,但是走路还是基本没问题的。尤其是了又喝了一碗粥之后,让他感觉更好了。

“陛下,诸葛亮求见!”

这厮当真是一时半会都不愿意等?

公孙度摇摇头,道:“带他过来。”

“是,陛下。”

不多时,诸葛亮来到屋内,却并不行礼,只是淡淡的看着公孙度。

公孙度心头一动,在典韦发怒以前,道:“老典且先退下。”

“这……”

“无妨!”

公孙度朝他摆摆手,典韦这才无奈一叹,退了出去,只是从诸葛亮身旁经过的时候,刻意爆发浑身杀机,企图威吓诸葛亮。

只不过诸葛亮视而不见罢了。

气得典韦几欲出戟将其斩杀,只是强忍着没有发作罢了。出门之后,典韦就紧靠在门口,只待……

公孙度对他的小心思尽数看在眼里,笑了笑,并不在意,看向诸葛亮,询问道:“想清楚了?”

之前辛毗的意图再明显不过,要不是这样,他也不用绝食,而公孙度的言语,诸葛亮更是心知肚明。虽然仍是没有做出决定,但是还是忍不住求见公孙度。

诸葛亮稍稍沉默半晌,道:“她现在如何?”

公孙度心头有些不悦,但还是说道:“作为朕的妃子难道还会不好?”

诸葛亮又是一阵沉默,然后问道:“为什么?”

这下轮到公孙度沉默了,许久,才回道:“就看你问的是什么了。”

诸葛亮沉默不语。

公孙度亦不答。

许久,诸葛亮只得道:“兼而有之。”

“岂不闻‘窈窕淑女,君子好逑’?”

“又有既知危险,则当扼杀于萌芽!”

“及今,唯怜才尔!今朕一统天下在即,自需各方文武相助。况且自桓灵以来,各地大战迭起,百姓流离失所,损失惨重,非得有贤才出仕不可。”

诸葛亮心念盘桓不断,额尔,说道:“明帝所言并无不妥,但亮尝闻‘忠臣不侍二主’,岂可相背。”

公孙度闻言知道诸葛亮其实已经有所意动,不由再劝道:“孔明难道不想看看朕的大明到底强盛到了何种地步吗?”

诸葛亮不由眼睛一眯,道:“难道此次前来的明军还不是真正的明军?”

“是,也不是!”

公孙度嘴角一勾,说道:“他们自是朕的大军无疑,只是近两年来,他们驻守汉中,更换的装备只有两样,远比不上其他地方的大军。而且,朕的大军只是大明的一部分,还有其他的东西,那些亦是大明强大的证明。”

诸葛亮想了半晌,道:“如陛下同意,亮愿意往北地一游,看看陛下所说的强盛。”

称呼的变化,让公孙度明白诸葛亮已经有了决定,不由大喜。至于其他的,不过是不想看着刘备落败罢了。而且,当刘备败亡,所谓的忠心也就不复存在,有些事情就没了顾忌。

“可!”

公孙度同意后,又道:“不过你这些时日元气损耗严重,而蜀地又道路艰险,多留几日再走也是无妨。”

诸葛亮心头满是意动,喘了几口气后,却是摇了摇头。

公孙度心头转圜,顿时明白个中缘由,便也不再拒绝,只是道:“今日天色将晚,而你元气未复,且暂留一夜,明日再启程北上吧。”

诸葛亮闻言不再拒绝,拱手道:“多谢陛下好意。”

翌日。

诸葛亮用过早饭,此时他已经恢复不少,是以当即向公孙度告别。对诸葛亮的急切,公孙度摇头不已,但是也没有多说,只是取下随身玉佩,又从随行的内卫之中挑出四人,以沿途保护诸葛亮。诸葛亮有心拒绝,但是公孙度岂容他拒绝,最后只能同意。

诸葛亮离去,涪县也收整得差不多了,公孙度也不再此地耽搁,继续南下,径往绵竹。

数日前,公孙度从梓潼启程的时候,褚燕已经沿江而下,进抵江州。

刘巴建议道:“将军,就目前来看,江州尚不知我们大军到来的消息,末将愿领兵诈城。”

江州乃巴郡郡治,乃重城,又地处两江交汇之地,论易守难攻的程度比之襄阳更甚。此前一路上,褚燕都在思索如何破城,此时闻言不由大是心动,道:“如何做?”

刘巴随即悉数道出心中想法,听得褚燕眼冒神光。

不久之后便见刘巴扮做蜀中客商,从容入城,随行的还有百多人,俱是褚燕精挑细选的精锐。除此之外,又有不少寻亲访友之人进入江州。

一日间,江州就多了不下千人,而巴郡太守还不自知。

次日,褚燕亲自假扮商旅,于即将入城时发起突袭。一时间城门处大乱,同时先一步入城的刘巴等人一部分在内接应,一部分往城头上去。

如此突袭之下,还不等巴郡太守赶至,城门就已经易主。

不过此人当真是忠心,硬是在城内拖住褚燕半日。当然了,也有褚燕不愿大开杀戒,以及连弩弩矢不多了的缘故,否则给他们来上一套,早就结束了。

拿下江州,褚燕当即召集城内所有铁匠,打造铁链,又着人四处伐木建造火船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