免费不要钱的黄软件

初阳升起,缓缓移动,随着时间的流逝大大的太阳逐渐挪移到了天空的正中,却正是一日里的正午时分。

季辽负手望着虚空天幕,任由灿烂的光芒洒在他那漂亮的脸蛋上,稍许,他薄唇一抿,扭头看向了身边的古刃。

“时辰差不多了。”

古刃点了点头,“血祭老魔的气息消散的有些时间了,估计那边的大战也该消停了。”

“走吧!”季辽简略的说了一句,而后架起遁光飞离了这里。

古刃紧随其后,与季辽一同向着天边飞去。

一刻钟后。

一道长虹在虚空疾驰,光芒里包裹的是个身着宫装的中年妇人,须弥境的修为,却见她脸上满是惊慌之色,时不时向着身后看上一眼,遁速开力逃命。

“臭娘们,给老子站住!”

这时,一声怒吼在女子身后响起,旋即便见一道遁光一闪而现,紧咬着女子不放,在虚空中展开了追逐。

中年妇人眸子里惊慌之色更甚,又是扭头回看了一眼,待见后方紧追的遁光,她胸脯一个起伏。

推荐下,我最近在用的看书app,书源多,书籍,更新快!

书房里的清纯美丽少女图片安静纯美

“该死…”中年妇人骂道。

说罢,她收回了目光,而就在她收回目光的刹那,忽的感到眼前人影一花,下一瞬一股剧痛在腹中传来,那狂飙的势头立即一止。

“噗…”

中年妇人大吐一口鲜血,身子立即软了下去,软踏踏的耷拉在了虚空。

她一双眸子里印着一个人的影子,那人生的眉眼如画,肤若凝脂,却是一个男生女相的漂亮男子,正是季辽。

鲜血在中年妇人的嘴里滚滚而涌,一股股眩晕和窒息的感觉涌上了头顶,她脸色变的涨红,胸脯起伏的更加剧烈,似想在这最后的时刻多喘几口天地间的空气。

“你…”中年妇人艰难的说道。

季辽眉梢一挑,插进了妇人腹间的手猛然一缩。

血花在虚空爆开,中年妇人身子一震,眼眸里的神彩飞速消失,最终不甘的合上了眼皮在虚空中翻飞着落了下去。

光芒一闪,古刃的身影紧随而至,先是看了一眼翻飞的妇人尸体,随后再又看向了季辽还染着鲜血的手。

季辽手里握着一个模样清秀的婴孩,却正是中年妇人的元婴。

中年妇人的元婴手脚乱蹬,不断挣扎。

见了此幕,古刃哈哈一笑,“季道友果然冷血无情啊,如此漂亮的妇人,季道友也舍得辣手摧花。”

“呵呵,一副皮囊罢了。”季辽淡淡一笑。

这时,紧追妇人的遁光也到了,一闪之下落在了季辽和古刃身前,略微一凝,现出一个年约四十余岁的精壮男子。

“诶?黑岩道友!”男子刚一现出,古刃眼睛一亮,当即说道。

精壮男子见了古刃也是一愣,脸上神情一松,展颜一笑,“哈哈哈,我当是谁,原来是古刃道友啊。”

在向着这处分坛飞盾的数十年间季辽一直闭关不出,然而古刃则是不然,他一直在打探消息,又参与了行动的分配,倒是认识了不少人,而这个唤作黑岩的修士就是其中之一。

“黑岩道友你这是…”古刃试探的问道。

黑岩看了一眼季辽手里攥着的元婴,笑道,“这女子冲破重围逃了出来,我被指派来追杀此女。”

“原来如此!”古刃说道。

黑岩打量了季辽两眼,对季辽完没有印象,问道,“这位是…?”

“这位道友乃是与我同来的季辽季道友。”古刃介绍道。

“在下黑岩,幸会!”黑岩对着季辽一拱手。

“嗯!”季辽微微颔首,随后再到,“既然此女乃是黑岩道友追击的对象,那这个便给你吧。”

说完,季辽把中年妇人的元婴递了出去。

“哈哈哈,那就多谢了。”黑岩哈哈一笑,也不推脱,一把接过了中年妇人的元婴,随手一丢,中年妇人的元婴立即翻飞而起,接着便见黑岩嘴巴一张,一股吸力立时传来,卷着中年妇人的元婴,拉扯着进了他的嘴里,咕咚一声,竟是直接把中年妇人的元婴给吞了进去。

做完这些,黑岩又是扫了一眼中年妇人落下的尸体。

这妇人乃是须弥境的修士,且不说她储物戒指里的东西,单说她体内的仙骨那就值不少的仙元石。

修仙界的规矩,有能力者得之,中年妇人死在了季辽的手里,按理来说这中年妇人的东西应当归季辽才是,可换过来想,中年妇人是他的目标,季辽出手算是横插一脚,他黑岩当然是不想放弃了。

季辽自然明白黑岩的意思,淡淡一笑,“黑岩道友请便。”

“这…这怎么好意思呢。”黑岩说到。

不过他嘴上这么说,动作可一点儿不慢,抬手一招,落于大地的妇人尸体立时被牵引上来,化作了一道流光被黑岩收进了储物戒指。

“黑岩道友说此女冲出重围,意思是那边的大战还没结束吗?”见黑岩把中年妇人的尸体收起,古刃立即问道。

“嗨,现在分坛那边就剩了一小部分人还在死撑,想来再有个把时辰就能结束了。”黑岩笑着说道。

季辽黑黝黝的眸子左右一晃,眉头不禁轻蹙了一下,问道,“昨日夜里血祭老魔便已经出手了,莫非分坛那里还有能与他相抗的人么?”

提起血祭老魔,黑岩的脸色不禁变了几变,眼睛里竟是闪过了一抹惊惧之色。

“分坛那里只有三个后天真灵的修士镇压而已,不过…”说到这里,黑岩迟疑了一声,“不过血祭老魔只是出手了一次而已,确切的说应该是只打了一掌。”

“嗯?一掌?”季辽轻咦。

“哈哈哈,这倒是血祭老魔的性格。”古刃笑道,随后再道,“对了,那边的战况如何,我们这边可有损失?”

“损失自然是有的,我们那边共陨落了一百多个道友。”黑岩说到。

“哎,分坛那边果然战况激烈啊。”古刃叹道。

季辽眉头却是蹙的更紧,“区区一个分坛而已,我们又是突然出手,怎么还可能损失这么多人。”

黑岩一声苦笑,“本来我们也不用损失这么多人手的,其实那一百多人中有一半是被血祭老魔杀的。”

季辽眼睛微微一眯,一抹不易察觉的光芒一闪即逝。

“什么!被血祭老魔杀的?”古刃惊呼了一声。

“是啊。”黑岩说道,继续说道,“当时我们的确打了他们个措手不及,然而当那些人反应过来后,争斗陷入了僵持,后来血祭老魔出手,一掌直接拍死了近千名修士,其中就有数十人是我们的人。”

季辽和古刃闻言恍然大悟,明白了血祭老魔的用意。

他们两个被派去除掉周围的据点,在任务完成之后拖拖拉拉不愿支援别的地方,而其他据点的修士也是一样的想法,那么被派往分坛的修士就更是如此了,毕竟谁没事愿意为了一个任务豁出命去打打杀杀啊,而血祭老魔必然是看出了这点,无差别的出手,为的便是震慑。

三人均明白其中用意,却也不挑明,话到即止,换了一个话题。

“对了,你们据点那边怎么样了?”黑岩问道。

“我们那边也挺麻烦,有两个须弥境修士镇压,费了好大的劲才把他们除了,要不然也不会拖到现在才去支援你们呐。”古刃说道。

“诶,想来日月庭总坛那边必然已发现了异常,此时此刻估计正有大批的修士向着我们这里赶呢。”

“那能有啥办法,无非是水来土掩,各自保命罢了。”古刃说道。